拱衡雜誌第313期

  • 拱衡聖訓

    長生大帝  降      107‧10‧27
    述論:一句「明師」誤眾生
    首先,吾需說明本文所指「明師」,並非意指一貫天道之點傳師;反之,吾要讚歎天道中點傳師使命之殊勝─點傳師乃自身修行有素,精勤不懈,修辦大道,乃獲 老母畀命授權─明師一指點玄竅,乃得金線無上法。故點傳師是受命之師,代行 老母指開迷途眾生之玄關竅,始能進入大道修行勝妙金線之義諦!所以明師於大道中是有受命于天,並非自行稱師作祖。

    言歸正傳,末法時期大道普傳,因而人世間處處可聽聞正教法義,隨處有道場可皈依。可謂只要有心修行,不愁無法可修、不愁無道場可依止!因此許多心懷不軌,或者只接近、聽聞些許正教法義,即加以剽竊,甚或斷章取義,自稱某某佛聖下世慈悲濟世;甚至誑稱自己是「明師」,只要跟隨著修行,將來超証不難!諸如此類,想必眾生時有耳聞,甚或親身經歷。故吾主題,即為一句「明師」誤眾生。

    若屬大道之明師,受命于天,自然隨修者能有所得;但若屬標新立異,自闢捷徑者,則其隨修者必將受其所誤。吾要正告並奉勸眾生,不要迷信明師之語。首先,修行絕對要靠自己,俗諺有云:「師父引進門,修行在自己」,老師不會渡你之後,又替你修行!所以明師只是你皈依的對象,絕非能讓你成就!

    其次,任何正信道場悉皆有其「宗脈之寶典及教法」,此即「明師」。(縱然在過程中,無以了悟,前輩修行者會指導,但絕非所謂之『明師』)要深入教法,精勤行持,否則縱然身入寶山,亦將空手而出!

    總而言之,乃緣於際此末法時期,佛魔併降,導致許多不肖之徒藉此一句「明師」招搖撞騙。甚願眾生能閱而有得,戒慎惕勉!

    楊震夫子  降      107‧11‧3
    述論:放下
    人生在世,有許多事無法放下,因而陷入苦惱愁煩境域;如果眾生在生命歷程中,能夠勘透放下,則人生過程中,可以減少許多苦惱。但是開門七件事;人生在世所做所為,均在維繫生命存活,此一生命存活,乃激起許多攫取、甚至獲取、亟欲渴望之欲念,因此產生奮鬪之動能!如此說法,是否兩極、充滿矛盾?正是衝擊如此之大;其關鍵,在於各人處世之認知及態度。

    吾試舉一例而言:一位年輕人眼見老闆嬌妻美妾,住豪宅坐房車,田地無數,因而心生羨慕,乃興起「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因而積極努力,滿心企望成就之日。那麼其心充滿功名利祿,絕無法放下,甚至未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他的人生必然充滿起伏,甚至風險。可是若此人選擇放下,不以老闆為奮鬪目標,雖然可以減少許多苦惱,但相對,其人生亦將平凡無奇,淡然無味!

    所以放下與否,是自己之選擇與認知。但是修行者卻不能選擇「放下與否」,只能選擇「放下」。因為不放下,心即有所縈注,此一縈注不是對於欲望或功名利祿,卻是源於「自我」。修行之人一切功名利祿或可看淡,但是自我卻放不下。譬如對於教法修行、經藏潛研若不能放下,則在初始接觸教法經藏之前,一切所學均已形成先入為主之定見,將阻礙於教法經藏之潛研。

    「自我」源於我人之心意一旦形成定見,容易蔽障靈慧,更容易因自我而形成「執識」,自身不自知,故不自覺中流露出執見;則偏離正知、正見,將使修行路憑添障礙!不論修行與否,身處此一紅塵人世,太多事物放不下,即乃緣於此心將其「定見」而執。是以故,人生歷程宛如苦海,任何事物均放不下,人生將宛如煉獄,自身多受磨難而已。

    所以眾生選擇放下─即如修行者出世,平淡無奇,但減少許多磨難苦惱。當然若選擇不放下─即是入世,那要有面對苦海侵擾之心理準備!

    本堂主席關  登台      107‧11‧24
    詩曰:皇皇大命任雙肩。端賴賢生一志堅。
               勉願恆持無懈怠。三曹普化感瑤天。
    聖示:鸞門普化,廣頒文字,俾以勸善;而其竟功者,乃有賴於門下諸賢生、暨各地善眾同心共願推行聖務。吾勉語諸賢、暨諸善德持恆一志!另今日台疆一地有盛事,諸賢生辛苦奔波而效鸞護法,吾特予各為加計百功為勉。

    本堂主席關  登台      107‧12‧15
    詩曰:鸞門普化得機緣。畀命皇皇勉志虔。
               擇訂法筵行盛典。堪期佛聖蒞壇前。
    聖示:吾擇訂己亥年法會如下:訂於己亥年四月一日,即中華民國一○八年五月五日。是科法會乃為【消災植福護生一天大法會】。此科法會將無無極敕准之:凡護生副功德主以上加計十分之一點五之殊例,其餘則仍在,可准沿用。
    又示:本堂下期鸞期雖為法會前夕,但以補班日,考量諸賢生,因而准予停鸞乙期,以免諸賢生倉促。

    地母至尊  降      107‧12‧1
    五言詩曰:有心向道程。一執蔽靈明。
                      寄語諸行者。切宜戒慎驚。
    聖示:眾生處世會失去理智,唯一原因是執著不釋;不論對財富、名利,乃至情愛等等,悉皆執而不放,越想越糾結,乃入死胡同難以解脫!任何理智靈明,甚至慧根悉皆蔽障,因為當下只有自以為是,其他皆非。修行者亦如是;不論所執為何,一旦形成「執識」,則如鑽入牛角尖,越走越窄,終致無以翻身而沉淪!是以故,奉勸眾生處世,切要圓融不執!至少在事情初始之際,能抱持不執於己見,可以免除後續衍生之蔽障。

     
  • 奉旨著作—補敘現世報律例

    本堂主席  關登台      107‧9‧8
    聖示:今夜三教聖尊降蒞,至希諸賢生接、送聖駕慎勿失儀!

    大成至聖先師孔子  降      107‧9‧8
    為現世報律例(補敍)作後敍
    夫世道澆漓,人心不古,乃致大失淳樸民風,故人心不善,心存奸吝,故多有逞機鋒、攫私利,人世間縱非阿修羅魔境,但似苦海絕無疑義!
    溯自甲子年 關皇受禪,榮登九五之尊,掌天地化育權柄,乃對凡塵惡濁亟思整頓,因而頒敕天律改為現世報,以廢除及杜絕隔世報之弊病。今已施行新律百數十年,眾生雖身受新律之變革,卻無以明瞭此變動之詳情。
    昊天本至正、至仁,不忍眾生受此苦難,乃再降著寶書,加以闡述及宣導,俾使眾生知而明、明而惕、惕而警醒;故寶書敕命著造迄今,業已完書,吾為眾生額手稱慶!頒傳壽世之後,眾生能得遵循而行,裨益趨吉避凶,避免身受不知新律而多加之苦難。
    喜矣哉!寶書既成,吾謹述數語列于寶書之後,以勉眾生,甚願能有所得,於願足矣!

    至聖先師孔子 降於台疆懿敕拱衡堂
    玉虛宮元始天尊  降      107‧9‧8

    昔有《三都賦》,一時洛陽紙貴;今有鸞門寶書《補敍現世報律例》,頒傳壽世,亦必眾生爭相傳閱,當可為今古相互輝映,傳為佳語!
    貴堂創建以來,迭領 昊天重命,尤其 關皇掌凌霄而敕命更改天律,而其闡述新律之寶書,畀命貴堂著造,當可見眷顧畀命之重,實為可喜可賀!以受命為三曹普度之普化道場,當之無愧!

    寶書既成,將澤被眾生千秋萬世;如此不但上符 昊天掌律天運,下澤眾生平等沐受,不失偏頗!故將為台疆一地之鸞門道場─懿敕拱衡堂造就碩果。

    寶書將印行壽世,吾深恐眾生失之交臂更為上天慈仁、眾生有幸閱書而喜!乃謹誌數語光贊寶書,並為勉。

    玉虛宮元始天尊 降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
    釋迦如來佛  降      107‧9‧8

    昊天 關皇以霹靂手段施行現世報律例,雖然眾生乍然陷入驚蟄春雷之恐懼間,但是寶書《補敍現世報律例》之著造,猶如狂風暴雨中剎那露出曙光,可使眾生如沐春熙!當能一掃陰霾,可喜可賀也!

    雖然際值末法清算,因果急速顯成,加上人心功利,自私之心猶勝公義,以貪婪而蒙蔽良知,因而十丈紅塵之閰浮提地,宛如烏煙瘴氣之窮山惡水!但是,各有識之士暨善慧根器之人,仍然不昧本來堅誠修辦,是以 昊天不忍玉石俱焚,乃造就寶書似如慈航,於苦海間濟渡眾生!

    寶書既成,眾生已得走上康莊大道坦途之契機,吾深願眾生爾後得書,珍而惜之、細加研閱,必有所得,庶幾不負 昊天慈仁用心之苦!
    今于書後謹抒己見,以勉眾生,是為跋。

    南無釋迦 降于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
    本堂主席  關登台      107‧9‧8
    聖示:賀喜諸賢生!今又護持完成寶書《補敍現世報律例》,主著仙師回天繳旨,吾亦併將諸賢生護法輸誠之苦勞彙整恭呈南天,今夜吾先與諸賢生致賀。

     
  • 奉旨著作—台疆鸞脈一甲子

    司命真君  降   107年12月22日
    續著:無極恩光大赦天下孤魂。

    鸞脈之賡續除神人齊心戮力普化之外,亦須承天畀重方得香火鼎盛神威顯赫。上天降賜殊勝法會時,南天直轄武廟明正堂從來都不缺席,而且是上天欽賜大命最主要的模範鸞堂。因此,遠於蟠桃祝壽盛會乃至無極恩光大赦天下孤魂,武廟都是首選。

    憶西元一九八四年武廟明正堂膺承天命,啟建蟠桃祝壽之盛會,天凡間悉是一遍瑞靄,瑤池上諸聖仙佛祝壽獻禮不絕於途,霓裳羽衣歌舞歡暢。然則,是時關皇自獻壽祝嘏後即雙眉緊蹙,無極老母愛護子女之柔腸早已看出端倪。是以在歡喜落幕後,即召諸天聖神會晤以解關皇之憂悶,原來溯自關皇甲子登基後輾轉百年有餘之光陰,頒佈現世報之天律,以至幽冥亡魂擁塞哭天搶地之冤枉哭喊聲震撼雲霄,關皇憂愁之際,老母慈語道破迷津,柔言道:關皇,娘心得知每一決策均是兩面刃,然則君無戲言,既已頒佈現世報之天律,亦是促成收圓良機,雖然原靈不知悔醒,紛紛以科技文明以為新,罔顧道德修養而沉淪。配套上雖亦降下人間唯一無極證道院,拯靈回天且輔以無極皇母喚醒天經,無極證道玄妙經供世之修子課誦以期點化頑石。但冤怨申控蜂擁而至世人受困只能坐以待斃,而今解決之方唯有大赦天下孤魂;一者消減魂滿為患之幽冥,二可庇佑修子減少冤怨猛烈且連袂之討報。此時之關皇方放懷大笑道:老母睿智提點猶似當頭棒喝,兒自該運籌並祈以洪慈加被降旨於兒昔時之衛道書僮籌辦殊恩。

    運籌帷幄在千里之外的關皇終於西元一九九二年間頒賜玉詔啟建無極恩光大赦天下孤魂大法會,昔時之興鸞妙化膺承天命,籌辦諸多大小法會,不僅十方神聖讚譽有加,台疆鸞脈亦因此轟動萬教,即至關皇再賜殊恩大赦天下孤魂,如履薄冰之興鸞妙化深知此殊恩亦乃關皇不捨見其身歷不斷魔考而降。因此,對此皇皇大命不敢絲毫鬆懈。幸而諸多古佛金仙臨來蒞壇護法。而幽冥亦動員聚善所之善魂準備受赦名單。凡塵善眾聞此福音,無不讚嘆稱頌護法。因此,三曹間齊心合力終於不負使命,完成大赦達將近十三億之孤魂。此一曠世之功勳亦是興鸞妙化之所以能成就大天尊上,一筆值得稱許的事蹟。

    受赦之孤魂有者減刑而轉世,有者因此天恩感動撤消申控。在大赦收到宏效關皇肯定興鸞妙化之辛勞及韜略胸懷,因此在無極證道院之超拔幽冥亡魂上更加賜予拔度亡魂數目;無極證道院每年成證道果之仙佛可上達五百之數,德澤人間、福蔭綿綿。

     
  • 奉旨著作─因果病象印証之新註解

    觀音菩薩  降      107‧11‧10
    第六篇 因果業報輪迴轉
    此章主旨,乃在說明天律明定:諸考均可代業債討報。意即末法時期因果大清算,修行之人又有諸般考關,故修行者考關與因業可以相互替代。但此一律例與因果律可以相互替代中,可以分為二個層次,及其討報相關異同之處。

    首先,求修大道之修者進到修行,其業報已顯,諸如魔考、道考、家庭考、順逆考、情愛考,事業考,乃至朋友考諸此種種(姑不論其考內涵是考道、或業報);基本上,是已必需面對。因而修行者當應抱持「堅毅精誠」而面對,若能任考不倒,則將考道及業報一舉消除。(此業報當然仍屬舊律之隔世報,于今顯成,因而躲不開、避不掉,只能勇敢及智慧面對克服。)

    復次,修行者入道修行,道考及業報猶未顯成(因此生所註成,仍然承續隔世報之律例所審斷而緣熟),可資慶幸夙業未顯。身處現世報律例已頒行之際,吾在因果書中有一定論,即乃「因果業功德解」。修行者在道考及業報尚未緣熟之際(我人悉皆有夙累,切莫以為因果業報及道考未顯成,是自身無考、無業;需知不是不報,乃是時候未到!)切宜時存惕勵之心,眾善奉行,廣結善緣;正如前示:身處現世報之律,若積善德,當可立時消除業報。而此業報又涵蓋道考,如此始能真正無考、無業。

    所謂「功德解」是何功德?解何災事?在舊律中確有對治,但是新律已是以標準程度,如:大善德化大災凶,小善事化小災晦。因而眾生只要記取此一原則,當可助益道程順遂。

    附註:功德者,三佈施悉皆是;更可廣泛針對舊律及因應新律。

    觀音菩薩  降      107‧11‧24
    第七篇 解業良方信不訛
    本篇主旨,闡述因果病象大致區分精神與身體,亦即無形及有形;無形又勝、更激烈於有形。
    一般眾生常將精神病患之人,歸列於受因果冤親所干擾,基本上是沒錯!但以往昔隔世報律例而言,是因果業報註成今生命程,直至緣機成熟而顯現。

    但是于今現世報律例已施行,則在人生過程中,將更容易引發精神刺激,乃至神經失常。(眾生是否有察感,近世以來此類患者有增多趨勢?)諸如人際情感之刺激,受到人際不善所侵擾,甚至躭迷沉溺於某些逸樂;尤其科技昌盛,手機、電腦普及,而有浸淫、甚而躭溺電玩,乃至產生神經失常(非止於精神病象,亦有牽連于神經失序等病象)。

    際此末法時中,因果清算,除已註成命程之外,尚有接踵而至之報業;乃至因新造罪業,而牽引觸發現世報律例施懲標準。
    首先,吾先註解因果病「無形」之侵擾,形成精神病象。其必要條件是重業因果,即五色令旗中之黑、灰二旗所討報,始能侵身。但現世報律例施行,則青、白、黃三旗之討報雖然不能侵身,但以陰界磁場之「靈力」干擾陽界磁場之身元,一旦如上述之情感刺激、人際霸凌、不善人際關係,乃迄自身躭迷於逸樂,則本具之磁場防護網出現破隙,乃予輕業討報之因果,亦能形成精神、乃至神經系統之失常病變。

    復次,身體病灶傷礙,當然仍依循五色令旗之輕、重業報。但是今人不復往昔淳樸良善,功利抬頭,因而處世多以利益優先。是以故亙古病菌之出現、黑心食品之製造,更甚至對於自然生態之不愛惜、或加速破壞等等,造成本身防護力已逐漸減弱,傷害自然加重!

    在面對如此情境中,因果討報是為基本動力,但外在客觀因素卻是加速、加重,間接造成更嚴重之傷損!大環境是如此,個人雖然無力回天扭轉此一現象,但是基本上從自我本身妥善保護,進而同化、或感召周遭人等,在與時俱進之努力中,可以有效遏阻其外在之禍害,進而消弭自身受報業侵擾之傷損。

    當然由自身做起,無非即乃心存仁善、廣結善緣,至少是填補自身防護能量之減弱,以及消弭業緣尚未成熟,而避免重大衝擊。

     
  • 參贊助道

    本堂主席  關登臺
    聖示:兹有善慧善眾財施以參贊助道;吾均以姓名為冠首,